搬家真的很幸福-随记

2019-01-02 07:30:51

    近几日身体疲惫,加之牙痛,还动辙对那个但逢有事便不在家的身边人狮吼一下。我把这些归结为一个人搬家的后遗症。

    其实是有一点不相信的,原来家里放了这样多的东西吗?

    很多的东西被翻了出来,随之翻出来的是很多的记忆和往事。所以,有时虽然忙乱,但是仍然会被这些记忆拉扯着,把手里的活儿停下来,在满是杂物的房间里随便找一个地方,一下便坐到记忆里去了:那里是从未用过的十几床新被子,里面还有几床还是我结婚时妈妈做的,这么多年过去,依然红红绿绿的带着喜庆;这边有女儿小时候没有用过的好几个小被子小褥子,还散发着新新的棉布的香味,那都是妈妈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闻着它们就仿佛闻到了妈妈的味道,一直没舍得送人,即便将来用不到,也做个纪念吧;地上堆着的两箱,是我们的“两地书”,当年恋爱中的我们,没有短信、邮件,靠着鸿雁传书叙写我们的感情。纵在当年,也有人曾笑我老土,但我喜欢,即使在键盘几乎取代了笔的今天,我依然喜欢笔在纸上书写文字的的感觉,心情会随着一撇一捺起起落落,墨的轻重、笔划的深浅都记载着感情的起伏。随便抽出一封,那么优美、那么诗情画意、那么情真意切,声音不由自主地温柔起来,对着那个只有半天时间搬家的人细声细语地说:“快看看,我当年写给你的信,好感动啊,我有那么喜欢你吗?”只可惜那个人与我处在两个情绪的世界里,正费力地把一撂书放进纸箱子,声音里带着烦燥:“你可真有闲情逸志,赶紧收拾吧!”一句话把我打回狮子原型,继续干活!

    陈积了数年的文件、票据、资料、书目,要一一过目、筛选、装箱;很多的杂物十多年不曾动过,但是扔掉又着实可惜,搬,也只不过是继续地闲置,一狠心,扔了;女儿成箱的玩具,自行车、滑板车,送给楼下的小朋友;与女儿成长有关的东西不能丢,两岁的涂鸦、糼儿园时的图画、我过生日时她写的贺卡、以及她出生时套在手上的写着我名字的绿色塑料套和裹着她的小裹被、小和尚服、小睡衣......

    收拾、装箱、搬、拆箱、再收拾......手粗糙了,指甲和肉相边的地方出了血,手背也被划破几块,腰酸背痛、牙痛无比,历时一星期,终于把家搬完了。

    新家在莲花桥,心里并不怎么喜欢。婆婆嫌附近买东西不方便,卖菜的又少又贵,老公上班一下子远了半个北京城,我呢,虽然说上班的距离差不太多,但是堵车,着实不方便。唯一幸福的是女儿,学校就在马路对面,从窗口就可以兴奋地看到她小小的身影从学校出来了,值了,一切不都为了她吗?每每看到那些住宿的小孩有些麻木和羡慕的眼神,就觉得我们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女儿的日记这样写:新学期,爸爸妈妈为了我上学方便,在莲花小区租了房,我从新家的窗口就可以看到学校的大门呢。但是爸爸妈妈上班却远了很多,我心里特别感谢爸爸妈妈对我的爱,我一定不辜负(她用拼音)爸爸妈妈对我的期望,做一个值得他们骄傲的好孩子。

    幸福啊......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