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蜗居梦想”放飞

2018-12-13 07:21:43

    城市的梦想就是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出生在八一年腊月,按照阳历来说应该是阳
历的八二年,小时候的梦想其实很模糊,后来高中的时候喜欢上了写作,那时候从来也没想到有混到城市里工作和生活的念头。

    我当作家的梦想是高中,但是非常可惜,那时候我上高二的时候,我们语文老师就说韩寒很牛,其实我那时候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当然也没有那么好的机遇。

    大学的时候我基本上已经开始在城市里开始见到大天了,说实话,二十三岁之前,我连火车都没见过。到了城市,整个人连方向都难以分辨。上大学的时候我写了很多散文和诗歌,许多同学都叫我诗人,当然我觉得这点,我个人比较虚伪,我喜欢别人这样称谓我,那时候我在河北农业大学信息学院学习,那段日子就不用提了。想起来就觉得我特别叛逆。

    其实我觉得是懒得学习,因为大部分人的课我不爱听,那时候我就有个想法,觉得我听别人的太多了,其实我很适应读文科的,如果读文科我上个复旦应该没问题的。

    可能这是一个人的命运。大学之后,我开始在城市中混,我原来想写作就可以把生活搭理得很好,其实完全想错了。那时候我开始上网写作,我觉得网络特别好。

    让我成为了一个作家,但是偶尔想起来,作家也没什么。靠写作生活都不如卖血,这是真话。最起初的时候我在石家庄,我的女朋友在湖北襄樊。那时候她给了我很大的支持。

    但是起初的时候,我一直混在朋友那里,我记得我的朋友一号和老四都在那里。我觉得那个城市有熟悉的哥们比较靠谱。

    最初我在一号那住了一段时间,二个月没工作,这么混下去也成,那时候同学出差,我连饭都吃不起,把手机都卖了。实在混不下去了,当时三天吃了一顿饭,真想去石家庄的庄稼地去啃包谷去。

    后来就觉得自己和城市的生活无缘。这个社会生存实在有些难。后来想这么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结果去找个管吃管住的地方吧,蒸了一个多月的馒头,我还记得那时候的老贾,老贾说原来这还来个画家,我说敢情你这店这么牛,全跟艺术有关。

    那时侯早上五点起床,中午不休息,晚上九点下班,说实话真辛苦。那是零六年的冬初,实在混不下去了,我女朋友就让我来湖北了,结果我就离开了石家庄去了湖北襄樊。接下来的事情依然充满着神奇。

    五次的搬来搬去,让我很受伤

    我记得到了襄樊的时候,我和女朋友住在一个楼顶上,买了些蜂窝煤,在湖北襄樊第一次是豆腐面和黄酒。算是重新认识了一个城市。

    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是,大部分都悠然自得,好像每天能够自给自足就可以了。缺乏奋斗的迹象,再说我这写东西的也懒。一个大概十平米的小屋子里,这地方冬天下雪少,基本是下雨,而且一下好几天。我每天都是用纸去把炉子烧好,那炉子不好用,搞好起码费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最起初我觉得只能这样。这可能就是我们正是蜗居的开始。那时候我还在跟我女朋友吹,说我写东西就能养活自己,其实那是扯淡。中国文学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其实早已经不在乎所谓的作家了,何况我根本也和作家协会没什么联系,什么好事情也轮不到我,这么说是这么说,其实我根本不指望那些。

    在这里我特别指出,我的文学路完全是自己拼出来的,没什么幸运的,我一直很卖力,我自己抓住机会提升名气,但是提一次我就觉得自己虚无一次,那时候我女朋友很能吃苦,为了我一直支持着我,现在提起来都觉得自己特自私。

    分明觉得所谓的作家路没了,还在城市里写着。她也没提到未来,但是房家和我的家庭情况直接告诉我,靠别人我什么也没有,靠自己现在还不行。那时候觉得会不会一辈子住在这样的屋子里啊。反正觉得那时候想得少,想得太多也没什么意思。但是租房子住的日子里,最烦的是,房东天天抽风。时不时搞建设,那时候我们大概搬了五次家,每次搬家都有一种很无奈的感觉。

    心里是苦的,但是不知道和谁说。眼睛里全是沙子,那叫无奈,也许那就是生活。每次搬家完毕,我都不是滋味,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坐在屋子里吸烟,不想多想,就觉得生活真折磨人。真没有任何办法。我和女朋友有时候经常争吵,这时候她通常回家,而我依然在屋子里坐着。

    大概是零七年我去了她家,我不住在本地根本没什么优点。她妈很反对我们之间的事情,说实话我能够理解,你说我有什么吧,除了有一脑子清高的思想之外,别的优点没有。在外地我没房子,本地的人再没有房子,起码家里还有优势,就是城中村的人也有三层小楼啊。她妈不同意,哭得没完没了的。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能是没什么话说,因为我毕竟什么也没有,虽然我是八十后所谓的代表作家,但是蜗居之处境肯定难以脱离。那么小的空间,还是人家的。说实话没有任何自由度可言,我最讨厌的是有的房东没天没夜的扯淡,一次一次修理那房子,然后想办法让你加钱,其实还是那么大的空间。

    在这种生活状态的我,精神上变得麻木。我女朋友在随后的一年里一直和我处于分手状态的,她的态度很明显,没有房子无法结婚,她家也是不同意的。网络上说的话很对。房子正在演变成一种象征物,谈婚论嫁首先要问对方有没有住房,房子多大、有无贷款;比较个人地位首先要看房子大小、地理位置……没有房子就意味着这个人没有社会地位、能力不行。

    看来我的能力还是有限,我们家为了供我们上大学,一直借了很多钱。我这时候想,结什么婚啊!这不扯淡吗?零八年我和女朋友一直没有联系,但是凭借着我的强烈追求,零九年九月她跟我又和好了。

    许多事情缠身,压力特别大,我看蜗居于出租房还是会坚持个一年吧

    写书的日子是没什么意思的,因为我觉得现在的写书关键是对口,而我的状态就是不停地和自己纠缠着。但是现在的我和原来的我有很大的不同,零九我在一家公司当策划总监,随后编辑了几期内刊后,我开始做自己的网站,我做的是远观访谈录,这个栏目你网络搜索下肯定几百万条新闻。但是我还是决定自己奋斗,因为自己奋斗无论怎么做,符合自己的想法,也可以少埋怨别人,因为做不好就是自己无能。

    女朋友一直让和她妈说我的事情,但是现在开口还是麻烦,作为一个作家,我觉得城市的生活让我觉得压力还是有的,她妈不愿意孩子到我们那去,我女朋友也不够坚定。光说没用,有时候我只能沉思了。这一切都很棘手。

    襄樊这买一套房子没有三十万是下不来的,就是我的故乡也得二十万。目前来说,我还买不起,搞个首付都很艰难,因为我刚进社会两年,而写作虽然出了书,但是文学这东西根本别想赚钱,除非你把文学甩了,而我觉得搞商业,又是那么的不符合我的心意,我觉得很虚伪,但是没办法,兴趣是兴趣,在写作的同时,我必须得选择自己的事业。

    因为我觉得蜗居于别人的屋子下,没有安全感。我懒得在别人家房子里居住,不是我不习惯,我根本就不喜欢这样的日子。我算计着作为一个作家如果靠写作来买房子或者买房子的时候买个超大些的基本等于自我毁灭。我本身的要求不高,但是整个家庭的压力还是很重的,尤其是我现在呆着的这个城市,几乎没什么高工资的那种水准。所以谈到在这蜗居,我难免有些无奈。我女朋友也不是特别理解我的生存状态。

    她没多少知识,很少为我思考些什么。玩的时候在一起还可以,要是真正有什么负担,我相信,最终承受的只有我自己,因为她还没有定性,个人的性格还是那么的幼稚,说做什么一点思考也没有,这简直让我说不出什么,城市的买房结构让我们无法呼吸,靠我们自己,就是在一个二线城市,那买房基本需要二十多年。我听我一朋友说,他在北京花费了七十万买房子,我说你基本房子的奴隶了。他没什么,我知道他手头就六万块钱。而且那房子装修最少也得十万吧,在北京。这可够受的,如果他是个打工族,那么继续混吧,肯定压力不小。而且现在我们这些八十后吧,除了买房子还面临着结婚的重大任务,结婚还要养孩子,前前后后似乎事情特别多。干脆就那么说吧,我们起的比谁都早,可具体的生活却一片邋遢。

    谁说我是作家,我就有钱着

    外面人的观点最让我难以相信,说我不至于那么狼狈吧,其实就是这样。写东西不是中彩票,没那么幸运。我记得许多人以为作家怎么着,尤其八十后,但是我要告诉大家,许多八十后作家都蜗居着呢!当然除非父母有些东西,但是那靠得住吗?父母不能支持你一辈子,啃老族我觉得特别可耻,还有什么富二代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作为八十后作家,我被以先锋写作让人批评来批评去的,而在所谓的生活压力面前,一个房子就把我压垮了,我觉得这也没什么,正适合我的歇斯底里了。三十马上就到了,而我依然在外面漂泊着,家里明年在家乡要盖房子,还等着我们支持,外面这事情,家里也帮不上忙,按照我们家的观点,什么都得我自己做。家里也让我赶快结婚,有时候我夜里都难以入眠,还二百五似的这样蜗居在别人家的房子里面。2010年春节我们彻底崩了。她父母不同意。

    我最讨厌的就是房东说你这,说你那,说白了许多人不还是靠运气靠祖宗。有什么能耐啊!反正现在我是糊涂地生活着,来去的压力大,也没有人支持你,就这德性,没办法了,只能如此,我能说些什么呢?只有扯淡罢了。跟人家相比,大概我就算穷二代吧。但是我觉得生来贫穷不是我的错,如果继续贫穷下去,那就是我没本事了。

    面对着眼前的事情,我女朋友老是催促我说你打算怎么办。这女人唯一的说法就是把压力全给我,她家也没钱,我家也没有,再加上我刚混社会,目前来说我压力特别大,有时老是上火。我觉得蜗居在出租内在一段时间之内还会依然持续下去。但是我得给人家一个说法,一个完美的谎言也好啊!

    面对生活的压力,我显得有些幼稚

    我觉得说多了都没任何意思,眼下就是我得努力拼事业,因为老是想老是愁是没任何办法解决眼下的事情的,只有脚踏实地的工作,才能得到老天的眷顾,否则谁也难以解救我。我只能继续蜗居吗?我的命运会如何,在高档的生活场所呆惯了,回家家,一阵子烦气,别的不说,只责怪自己没本事,当然我觉得社会环境,尤其是住房的环境也不怎么乐观。在这个举目都是收费地方的城市里,哪里有我自己的地方呢!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