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加快拓展,儿研所计划搬家

2018-11-06 19:45:29

    今年金融街的拓展步伐将提速。记者昨天从西城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获悉,西单时代广场将变成金融企业聚集地,月坛南街的拆迁工程计划于年内完成一级开发并入市,其中儿研所(月坛部)年内启动搬迁。拆迁涉及的35中新址建设项目也将加快,预计下半年将开工建设位于赵登禹路的35中新址。

    月坛南街项目是2009年金融街拓展重点项目之一,也是实现拓展实质性启动的关键项目。占地面积1.73万平方米,拆迁面积3.21万平方米,涉及光电设备厂、工商银行南礼士路支行、区体育局、儿研所等4个产权单位以及37户居民。该项目计划年内完成一级开发,并计划于年底前入市。目前,月坛南街项目所涉及的4家单位中,除首都儿研所(月坛部)外,已全部完成搬家腾房。

    记者从西城区政府内部人士获悉,今年年内,位于月坛南街的首都儿研所将正式启动搬迁工作,但拆迁补偿采取货币补偿方式还是将在西城区内进行位置置换,目前还没有最终定下来。据知情人士透露,搬迁的新址已经找到,大致地址在鼓楼附近。

    今年,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的西单时代广场将进行置换,部分商业品牌店和非金融类小公司将被迁出,明年起引入国字头金融企业总部或北京地区总部。届时,时代广场外立面将不会有大变,内部将依据入驻金融总部企业的要求进行调整、装修。

    此外,金融街拓展区内,一栋闲置写字楼年内也将完成置换。西城区政府还将出资购置一栋11万平方米的写字楼,用于引入金融总部企业。目前,国内外30多家大型企业正在和西城区洽谈,争取入驻金融街。

    ■调查

    拓展受阻于拆迁金融街增含金量

    西城区区长张建东昨天表示,今年将加快推进首都金融主中心区建设,扩大区域经济发展的核心优势。

    这一表述以前可凝练为:“金融街西拓。”但西拓这一概念,今天已被悄悄修正为拓展。

    向西,这是最早西城区对局促渐显的金融街进行再规划的主要思路。只是,多年前既定的西拓方案不但今日更名而且至今进展缓慢,金融街扩张的努力虽在,但雄心不免受挫。金融街拓展,缘何遇阻?

    拓展之慢

    金融街拓展规划的提出可追溯到2004年。当年10月,北京市政府通过了对金融街功能扩展的意见,从原规划1.18平方公里,拓展到2.29平方公里。

    西城区随即着手启动相关的调研和准备工作。相隔三年后,西城区政府在2007年11月宣布,金融街区域的拓展方案已获市政府批准。金融街核心区将在原金融街区域的基础上,使核心区面积达到2.59平方公里。

    西城区政府同时发布的信息称,“将按照北京市统一部署,积极推进金融街区域的拓展工作”。但当年却未见有任何动工的迹象。

    次年4月,北京市又在《关于促进首都金融业发展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将北京建设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城市,并将金融街作为首都金融主中心区。

    一向低调的金融街随之热闻频报。先是西城区政府正式宣布,金融街即将西扩。紧接着,有报道称,金融街区域内的非金融企业的置换计划启动。在未来几年内,金融街在规模扩大的同时,会成为清一色的金融机构聚集地。

    虽然当时的宣传火热异常,但在今天看来,却有雷声大雨点小之嫌,扩展只停留于纸上,没有触及具体的拆迁,也未闻有具体工程破土动工。

    尽管工程迟迟未动工,但市政府给予的关注程度未减。去年3月10日,常务副市长吉林率市发改委等近10个单位的负责人到西城区调研金融街拓展进展。吉林在调研后明确强调:“金融街的拓展关乎全市金融产业发展战略,2009年建设要有实质性的进展。”

    当年4月,西城区宣布启动拆迁工程,首先拆迁月坛南街和35中。对于此工程,西城区区长张建东明确表示,“先易后难”。“选择月坛南街作为最早的实施项目,主要是涉及一些区属单位,拆迁比较容易一些。”

    拓展之难

    金融街拓展一期工程包括6个项目,即核心区的华嘉小区项目,拓展区的月坛南街项目、新兴盛项目、复兴门、月坛北街、阜成门项目。

    西城区发改委主任吴向阳说,他们很着急,市里也很着急。但现在就是卡在拆迁上了。为什么拆迁难?主要是没有一个标准,拆迁双方对价格补偿永远都不满意。2008年至今,仍在进行着一期工程的两个项目。对于这两个项目今年能否完工,吴向阳说,不太可能。预计2011年这两个项目才能真正入市交易启动建设程序。

    金融街西扩范围内的35中迁址建设拆迁工作于去年6月启动,拆迁公告显示,拆迁区域的基准价格为每平米23085元。西城区还提供一定数量的定向安置房供居民选购,提前搬家腾房的奖励7.5万元。

    看似优惠合理的拆迁补偿并未让居民满意。当地居民告诉记者,房子卖了也值这个价,如果不卖不拆迁,过几年房价可能涨到每平米5万元,所以不满意。

    新址开发也是拆迁难点,35中要搬迁,但新址同样涉及拆迁。吴向阳说,任何拆迁工程都可能面临这样的问题,没有一个双方认可的价格衡量。市政府现在提出一个新概念,叫创新拆迁方法,建立一个科学合理的拆迁机制,如果有这个机制出台,那么金融街拓展项目可能会提速。

    对于拆迁所需的巨额资金,吴向阳说,相比之下,这并不是难点。金融街规划开发由北京华融综合投资公司负责。资金方面采取政府购买的形式,政府投资建设,不存在资金困难。

    据媒体报道,2009年西城区原计划投资23亿元启动包括月坛南街在内的三个项目的建设工程。而西城区统计局提供的数字显示,截至去年8月,金融街西扩项目累计完成1.3亿元拆迁投资。

    拓展之责

    面对如次艰难的拆迁,为什么还要努着劲的干呢?

    吴向阳认为,建设金融街首先是由产业内在的发展规律决定的。其次,北京市要建世界城市,而世界城市一个重要内涵就是国际金融中心。金融街作为国家金融管理中心、首都金融主中心区,具有成为世界城市金融中心的资源禀赋和良好基础及发展潜力。“我们要站在建设世界城市国际金融中心的高度来谋划金融街的发展。”吴向阳说。

    据了解,目前金融街区域内聚集了一行三会金融决策监管机构和140多家国内外各类银行、债券、保险等金融机构的总部或地区总部。2009年前三季度金融街实现税务总收入1166亿元,占北京市税收总额33.2%。

    吴向阳说,金融产业的发展和其他产业一样,越多的金融企业、行业、监管部门聚集在一起,越有利于形成一个资金的中心,信息的中心,监管的中心,越有利于行业发展。

    城市的竞争力是产业的竞争力,北京金融街和上海浦东争夺中国国际金融中心宝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庆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北京一直在观察上海的发展,而上海除陆家嘴发展比较成功外,其他方面进展不大,这一状况,“让北京看到了(进军国际金融中心的)希望”。

    去年年底,为推动进展缓慢的金融街加快脚步,西城区进行政府机构重组,在原来发改委统一管理功能街区的情况下,单独成立了西城区金融街拓展办公室。

    西城区区长张建东在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金融街的建设要确保项目建设品质、形象与街区整体规划相协调,启动新的拓展项目,推动更大范围的空间资源优化调整,吸引金融机构总部、地区分支机构入驻和优秀人才聚集。

    张建东在采访中表示,今年金融街的拓展建设将更加注重提高空间资源利用效率,提升产业容积,将由原来的增量建设向增量建设和存量资源统筹高效运用转变,在加快建设面积为150万平方米的拓展区、商务楼宇及配套设施建设的同时,利用好金融街核心区存量资源,使街群功能更加完善,街区组成得到新的提升。

    吴向阳提醒记者,之前一直说的一个概念是金融街“西拓”,而现在这个概念已被悄悄更改为金融街“拓展”。一字之差,但是内涵却有新增加。他说,之前一直是要启动拆迁,建设新项目。目前拓展的概念是,尽可能实现资源合理利用,置换现有资源,说白了就是要把现有的金融街内非金融企业搬走,腾出地方引入金融单位。对于置换资源是否因拆迁重重受阻而不得不另辟新道的办法,吴向阳并不认同。他认为,这样建设将更有利于金融街的规划和合理发展,也符合市政府的整体发展思路。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