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蜗居如何找到出路

2019-01-20 18:52:26

    三女一男蜗居三室一厅

    lily、stella、芷谨三个年龄相仿的女孩,1998年起,她们曾同在东莞虎门的一家外企服务。2003年后,三个女孩相继辞职。

    首先是lily来到了广州,独自租房,搬过5次家,从海珠区搬到番禺区再到天河区;然后是stella,和男朋友阿俊一起来到广州生活;最后是芷谨,去年2月离职,在全国走了一圈后,也回到了广州。

    三个女孩重聚,共同分担天河区中山大道某大型楼盘一间三室一厅的租金。每人按照住房的面积承担租金,lily付500元,stella和男友一起付800元,芷谨入住时间晚,住的是最大的房间,要承担1000元房租。

    开始时4人一直是同煲同食,未找到工作的阿俊担起了全部的家务活,扫地、擦窗、煮饭……下班后,大家等齐了一起吃晚饭。不过,每晚大餐在lily和芷谨的减肥口号声中结束。

    女主角1:lily

    年龄:30+

    职业:某外企客服

    月薪:7000元左右

    lily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东莞和广州打拼,先后换了4份工作,每年固定要长途旅行一次,内蒙古、西藏、新疆……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租一间小房子,个人的独立面积一般在20平方米以内。

   “你想有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吗?”每当有人问起,lily都会潇洒地说:“不想啊,我觉得四处搬家、住不同环境的新房也很快乐。”但事实上,她虽然不想过早成为“房奴”,但她不知道,自己的抵抗能坚持多久?

    从一个“格子”搬到另一个“格子”,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每次搬家时的痛苦,或许当lily拥有自己的房子时,会很快遗忘这种“没有根的漂泊感”。

    女主角2:芷谨

    年龄:和lily同年

    职业:失业中

    月薪:正在消磨工作多年存下的最后积蓄

    芷谨是个地道的广州人,原本和父母同住在海珠区某小区,为了自由,决定搬出来和朋友合租。“我是本地人,也算有房,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今年已经30有几的芷谨,无论在同事、朋友还是家人心中,都是一个“非典型70后”,她会为了长途旅行,突然辞去月薪过万的工作;为了摆脱广州带来的某种心理束缚,会突然花巨资只身一人赴北京学习摄影……

    现在她回来了,却迟迟没有找工作,她说自己已经厌倦了日复一日的工作,现在最大的希望是做个自由撰稿人。

    女主角3:stella

    年龄:刚刚步入30

    职业:某外企客服

    月薪:“白领工资”——“每月的工资直接用来交各种杂费,那不是白领吗?”

    在三个女生当中,stella摆脱合租生活的愿望最为强烈。她男友阿俊为了和她一起,辞去了原来薪金较为丰厚的工作来到广州,目前仍在找工作。阿俊似乎并不在意:“反正慢慢找,找到好的为止。”但stella却在意,因为两人每月的基本生活花费,千省万省也要4000元左右,“不买一件新衣服,不外出看一场电影……”

    虽然很想摆脱合租状态,但对于居高不下的房价,stella自嘲道,自己每月存下的微薄工资,再过50年也交不了首期。“两年内,无论是否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我都会和阿俊结婚,然后自己租个房子——自己租的房子,有时可以产生‘家’的错觉……”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