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生活艰辛,搬家是常事

2019-01-24 17:29:22

    “蚁族”的调查首先在北京展开,廉思表示接下去还要去上海、广州等城市进行“蚁族”调查。

  在上海,“蚁族”很多,就是你,和我,以及身边的人。

  很多人都能说出自己过去的“蚁族”经历。如果说,现在“蚁族”生活更为艰苦,压力更大,那或许

就是生活成本渐渐增大的缘故。

  工资从650元到2500元,生活压力却越来越大

  ■王小姐,25岁,公司职员

  从2003年毕业至今,我已经搬了十多次家了。

  来上海的那一年我中专毕业,学校为我们安排好了工作,在一家企业当产线工人。两辆大巴车载着我

们几十名学生来到上海,薪水不高,底薪650元,工作比较轻松,上班时间是早上7点到下午3:30。老师

为我们租下了一幢楼的好几个房间,作为我们住的地方。我们屋子大,三室一厅,总共住了10多个人。房

子是毛坯的,里面设施很简陋,只有床和桌子。

  那时租金不高,房租加上水电煤100元不到,一点都没感受到房租的压力。生活很简单,就像没离开

学校一样,每天按时上班,回到宿舍,同学在一起聊天或打牌,每周逛一次超市。每月还能余下点钱,我

把钱都寄回家里了。那时觉得自己会一直做着差不多这样的工作,攒一点钱,再回老家,结婚。

  谁知过了一年就有变化,2004年,公司开始大量裁员。每年都有员工评分,总分5分,低于3分的全部

被裁掉,而我是新进人员中唯一一个3分的。同学们有的被裁掉,有的早已离职,一个个搬离了共同住的

地方,我也只能去找房子。一个人要租房是不可能的,后来和4个同事合租了一个房间。

  几个月后,因为看不惯领导的处事方式,我主动离职。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早上6点33分刷卡上班,

上班后和领导发生了正面冲突,我说我不干了,然后7点就离开了公司。

  离职之后再去找工作,这一段空当期是7天,我倒是一点都没焦虑,因为当时产线工人的需求量很大

,而我既有经验,水平也不错,所以只看我选择去不去,一点都不用担心找不到工作。说来也巧,当我面

试产线上检验员工作的时候,那家企业的人事部需要招一个女孩,机缘巧合下,我就获得了这样一份工作

。之前我可从没想过自己会做办公室的工作,一切都是从头学起。

  当时住的地方不用担心,公司安排了宿舍,在一家招待所里。一个房间里放了5张上下铺,住10个人

。我只担心的是自己什么都不会,而且学历也低。那个时候感觉别人让我做事理所当然的样子,一点都不

客气,对此我心里有点难过,然后寻找自己和别人的差异,我想大概是我们学历有差别。后来一个同事告

诉我可以边工作边读书,2005年我就在上师大报考大专。每周六去上一整天课,读书期间正好是我工作上

最忙的时候,那段时间我全面学习人事工作的各个方面,能够独立招聘、出差、做培训……工资已经涨到

2000多元,我的状态都在上升期。

  搬离公司的宿舍是因为同时进去的同事陆续搬走了,搬进来了完全不认识的人,住着不习惯。我就和

熟识的同事租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四人住,每人付200多元的房租。可是四个人住,生活习惯各有不

同,结果还是搬家。之后我搬去过招待所,搬到460元每个月的私房,也搬去过同事家……

  现在我再次跳槽,每月收入2500多元,虽然工资多了,可却涨不过房租的速度。现在我租的房子是

2100元的,和一个朋友合租,听说房东还要涨到2500元,看来还得再搬。我在之前的公司里升职涨薪,每

次只涨60元,这速度哪能付得起房租呢。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压力变大了,而且每天还累得要命。要不是现在所读的本科还有两年毕业,说不定

我就回老家了。

  蚁族生活,在细节中寻找乐趣

  ■孔先生,30岁,it行业

  我是2002年毕业的,当时每月工资是2000元左右,只能和同学、老乡一起合租房子。我们三个男生租

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分摊到我头上的房租是750元。每个月交掉房租、水电煤,再加吃饭、交通等费

用,钱就所剩无几了。我记得工作第一年春节回家,还从妈妈那里拿了7000元,为了买台笔记本电脑。

  住了一年左右,房东要提价500元,我们觉得不合算就搬走了,去找了一套更小的房子。这次是两室

户的房子,我和同学住一间,另一个合住者和他女友住一间,每月我付350元的房租。

  2005年,女友毕业,我就和女友一起租了一间房子,900元。可是半年后,房东又要涨价,于是我们

再次找房子,这次找到的是一套2室户,可租金太贵,要1500元。我们在网上发贴找到了合租者,一起分

担房价。

  后来陆陆续续还搬过几次,每次都是因为房东要涨价。那时日子虽然不稳定,可也没觉得有多辛苦,

我们总是在生活的细节中寻找乐趣,过得很开心。前几天,老婆还跟我回忆起了当时一起去看花卉展的事

情(当然,花卉展是免费的),公园里有一块一块的大方砖,组成一条小道,我们两人约定每一级都一起踩

过去。砖头一共是71块。走完后,我说:“这象征着我们将一起走过71年。”回忆了之后,老婆嗔怪道:

“你现在很少说这样的话了。”

  每次搬家,我们俩心里都暗下决心,要买房。我们当时的愿望就是:把工作做好,早点有自己的房子

。结婚之后,我们就着手买房,付定金那天正好是元宵晚上,我和老婆走在路上,看到满天的烟花,觉得

是这座城市对我们的欢迎礼。

  现在不敢贸然soho了

  ■莫小姐,29岁,网站编辑

  2001年毕业,我在一家美发用品公司找到市场文案的工作,工资不多,每个月到手就1800元。只能找

人合租,3个人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我们两个女生住房间,一个男生住客厅。每人付300元房租。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上司非常苛刻,我一气之下辞职,然后soho(自由职业者)。当时我想利用机会

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我知道自己特别想做的事情就是写自己想写的文字,出去旅行。可是由于我还是一

名新手,没什么人脉资源,所以soho了一段时间只能出去找工作了。这次找到的是一家国企的工作,工资

更少。跳槽之后,我们也搬了家,这次是三个女生租了一套两室户的房子,我们三个人住一间屋,另外一

个房间放电脑。

  说实话,工作很无趣,单位里想着法子让我们下车间实习,根本没有把我们调回来的意思。我不甘心

自己就这么耗在车间里搞那堆无谓的螺丝,于是再次辞职继续soho。这次我有一些人脉资源了,所以一边

给杂志写稿,一边写书,这期间,我出了两本书,可是出版社拖欠稿费很厉害,拖得我没法继续了,因为

又要吃饭又要付房租。我只能再次出来找工作。

  后来我还搬过几次家,不是因为房东要涨价,就是因为合住的人性格不合,也跳过一次槽,到了我现

在的公司做网站编辑。

  虽然不断地搬家,不断地换工作,可是感觉日子过得还可以。现在我买了房子,每月要还贷款,买房

子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套牢了。现在我已经不敢贸然soho了,年轻的时候很有冲劲,什么都不怕,可现在

我得筹划好一切才敢soho,毕竟每月的房贷是笔不小的负担。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