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小两口遭遇炒房的噩梦

2018-11-20 12:09:21

车窗外的天色渐暗。缩在自家的尼桑骊威里,张世光和妻子何静(化名)相顾无言,他们不知道该回到老鼠出没的出租房,还是继续到好友家蹭住。

张世光已经不算 “北漂”了——南五环外顺驰领海小区的某栋楼里,有一套房子名义上会是他们的。

可惜,他们还差最后一步。由于房价飞涨,房主一方半年来迟迟不肯办理过户。

“他要我加价10万元才卖。”张世光说。当事中介说,对方在小区里有十几套空房,都是用来炒的。

在楼价飙升的日子里,炒房、青年置业屡屡成为焦点话题。今天,我们抛开政策、不谈理论,只给您讲一个真实的故事——置业“北漂”遭遇炒房客,得不到一个“双赢”的结果。

看房

一年多时间 从国贸看到大兴

张世光是毕业来京的山东小伙,在一家管理顾问公司工作,2007年和何静开始看房时,他们还只是情侣关系。

那时候,俩人唯一的大件就是一个大衣柜。在一次搬家时,由于尺寸太大,大衣柜进不了房间,在门外被暴雨淋湿后发霉变形。

张世光说,合租的地下室、爬满案板的蟑螂都没有让他下定决心,可那天看着何静坐在大衣柜旁哭了整整三个小时,他终于打定了主意。

从那时起,新买的骊威就成了看房用车。梦想着“有房有车”的张世光,每周用“半个梦想”载着女友去追逐另外“半个梦想”。“那时候,几乎北京所有楼盘的价格、户型,我都研究过。”何静说,每次看到《蜗居》里的海萍,就觉得跟当初的自己很像。

然而,房价的涨幅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从国贸到草桥再到新发地,预期一次次调低。

直到2009年4月,在北京楼市又一次回暖时,两人终于在南五环外的顺驰领海看中了一套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对方开价每平方米8000元。

签约

顺利签合同 交5万元等过户

2009年4月27日,是张世光和房主签合同的日子。几个月后的今天,张世光提起“4·27”时,情绪总会突然激动起来,说不清是愤怒还是后悔。

按照约定,当时成交的总房款为84.8万元。

张世光此时才发现,签合同的李成(化名)是一名兼职炒房客,仅在这个小区就有十几套房子,其中一部分不少都登记在李成的亲戚名下。由于李成有自己的生意,因此把其中多套房屋抵押给银行进行融资。要想办过户,就得先把房子从银行解押出来。

张世光说,自己按约定付了第一笔5万元房款后,对方就应该去银行办解押。

“他整天倒腾这个,对此应该很有经验。所以我就没发愁。”张世光说,他当时只想着装修和办婚礼。

同在4月27日,张世光的好友也买下这个房主在这个小区的另一套房子。

4月29日,有了“根据地”的张世光和何静结婚了。按照小夫妻的计划,今年十一两人将在新房里请客吃婚宴。

然而,生活从此就走上了“幸福大道”吗?

此次交易流程示意图

双方签订合同(已完成)张世光付5万元房款(已完成)李成自筹款去银行把房子解押(李成以没资金为由,向张世光先后三次借款共计25.8万元,但始终没有办解押手续)解押后,李成取得房产证(被无限期拖延)张世光办理贷款,双方办理过户,银行给李成放款(被无限期拖延)张世光拿到钥匙,开始还款(被无限期拖延)

节外生枝

借钱给房主以求房产早“解押”

一晃到了7月下旬,好友的房子顺利办理了过户,可张世光却没这么幸运。

张世光和中介说,他们多次催促,李成总是以第一笔房款被自己拿去买车为由,拖延办理解押。

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记者发现没有对过户做日期限定。

其实,已拿到服务费的当事中介也很同情张世光。

这家中介说,由于李成的房子还抵押在银行,因此办解押、过户等手续的进度“没谱”,一般双方都是口头约定。因此,炒房客钻这个“空子”,最终拖延加价的现象一直存在。

7月中旬,被催急了的李成干脆向张世光借钱,打算以此去办解押、过户等一系列手续。

如果不借,谁知道李成要拖到什么时候?张世光一咬牙,借吧!

父母拿不出这么多钱,小两口人缘不错,辗转从朋友那里借来3万元,于7月底借给了李成。

到了8月底,张世光的“仗义”换回了李成的两个新要求:再借12.8万元和10万元。

这时,张世光也发现了另一个事实:此时自己的新房市价又涨了至少20万元。

可他们此时已经骑虎难下,最终决定再次筹钱。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