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老人的搬家记

2018-12-01 06:58:05

    人已经是老人,屋也已经是老屋,蔡奶奶在老屋度过的年岁她自己都记不清了。老屋所在的燕子塘村民小组已被列入城中村拆迁规划,县委要求街道办主任小马带队的拆迁小组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拆迁。

    清晨6时,小马就与组员一起来到燕子塘。他自接到拆迁任务以来,每天与组员起早贪黑,利用村民在家

的一早一晚两个空闲走访被拆迁户。两个星期以来,已经做好了大部分被拆迁户的思想工作,大家边搬边

拆,昔日热闹的燕子塘现在出奇地寂静,只剩下了蔡奶奶和陪伴她一生的老屋了。

    老人呆坐在老屋里,几十年如一日的简单陈设总是能让老人浮想联翩……走进屋里,小马立刻感受到了老屋的古老气息。“蔡奶奶,您早哇。”小马主动和老人打招呼。老人看到小马,嘴角泛起了微笑。老人是孤单的,老伴离开已经10年了,没有儿女,自己一个人住,与外人来往甚少,只有小马隔三差五来给老人送些生活用品,老人对小马的到来很是期待。“蔡奶奶,最近身体还好吧,您不能整天憋在家里,要经常出去走走锻炼身体。”“我一个人习惯了,吃斋念佛就行。上次你送来的一对铁球我还转得不好。”这时,3个小伙子进来,最前面的小赵说:“马主任,其他拆迁户都已开始搬了,就剩下蔡奶奶一家了。”听后,老人看着桌上的菩萨说:“你们说的什么改造城中村的拆迁政策,我没文化听不懂。我老了,不愿意离开这个老屋。再退一步讲,这个屋子是祖上留下来的,住了几代人了,如果非要我搬,我真的是要上访讨说法了……”小马见老人情绪不稳定,马上把老人扶到床头坐下,说:“蔡奶奶,您别急。您的想法我们县没有考虑周全,我们疏忽了,我回去向领导汇报一下。”

    小马是学法律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因工作踏实,群众基础好,在乡镇工作刚满两年就被提拔到了县城。小马知道这次拆迁是县委中心工作,马虎不得,也知道蔡奶奶是一位孤寡老人,若强行拆迁,不仅会激化矛盾,而且会加重老人的病情,想到这,他来到了刘副县长的办公室。“刘副县长,有个问题要向您汇报,燕子塘有位蔡奶奶,在老屋住了几十年了……”小马一字一句地说。刘副县长听了想了想说:“这事我已知道了,她与她的老屋的感情非常深厚。解决这类问题首先不能激化矛盾,其次要耐心做好心理疏导工作。”小马听了很是为难。“你是大学生又是学习法律的,是我们县的人才,你能从法律的角度思考拆迁工作,思路是正确的,但要和基层工作结合起来,特别是要善于发现工作细节,这里面你要仔细揣摩。”刘副县长并没有直接告诉小马这个问题如何处理,而是让其自己推敲。他知道,年轻人一定要培养其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蔡奶奶,看我给您带什么来了,有苹果香蕉,还有您最爱吃的桔子罐头……”小马第二天又来到老人家里。“昨天的事怎么样了?”老人很是关心。“县委领导很重视,可是……”小马还没有说完,老人的眼角就一阵发酸。“蔡奶奶,这次拆迁我们是严格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文件执行的,有明确的补偿标准和奖励措施。燕子塘里的住户已经搬得差不多了。您想想搬进新家多好啊,这样您的生活会更好的。您这房子年久失修,下雨就会漏水,若遇洪水就更麻烦了。县委划定的安置点就在县中心的北山公园对面,老屋的家具等老物件我们会原封不动地替您搬进新家,保证摆设和老屋一样,您买东西还是晨练都很方便……”

    小马耐心地给老人讲搬家的好处。“我听说,人老了最好守在老屋里,老人就和老树一样,根都在这里,搬了对命相不好。”原来蔡奶奶担心的是这个事情,这正是刘副县长所指的细节,小马立刻说:“蔡奶奶,您的说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您看隔壁已搬迁的张爷爷、赵奶奶他们现在和城里人一样,溜溜鸟、打打太极,不用到好远的井边打水,生活质量明显提高了。拆迁后这里会建一所小学,会有更多的乡下孩子来这里读书,您还造福子孙呢,菩萨保佑您还来不及呢!”“小马,你给奶奶念一下拆迁文件,奶奶想开了,一定配合你的工作。”老人的心结终于被解开了。

    小马第二天叫了几个年轻小伙子到老人家里,找车、搬东西、收拾新屋忙个不停。最后一车东西装好了,小马扶老人上了车,老人最后深情地看了一眼老屋,离开了。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