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人的2009搬家记

2018-12-30 03:49:54
  一  天籁之音

 时间2009921日上午10

地点:深圳市梅林街办房屋租赁管理所

人物:管理所的四位领导及工作人员,老公和我

事件:(租赁所领导和我们的对话)

租赁所:大姐,请告诉你你先生,请相信我们,既然你们找到了我们搬家管理所,我们就有责任和义务为你们做好这个工作,一定尽我们最大努力让你们顺利搬家,请等我们电话通知,然后一步步配合我们的行动。

我们:以前根本不知道有你们这个单位,结果因为搬家不知道跑了多少冤枉路。现在有你们这样说我们就放心多了。这是我们近20天来听到的最让我们激动的最有希望的声音。谢谢!谢谢!

 

                                 二   失望之声

时间:2009922日下午4

地点:我们租住的出租屋

人物:社区办主任,老公和我

事件:(电话响起,我接听)

站长:大姐,情况可能有变,刚才房东主动打给我电话,说先前答应的给多5000元就放行的话不作数了,也不在乎房屋租赁管理所执法队罚不罚款,没所谓;他说到了下周一就去起诉你们。

:他怎么对你们也出尔反尔呢?!一个大男人,保证了你们,为什么又改口了呢?胡站长,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再让他不改变主意?

站长:好像很难。他的态度坚决得很,说认罚一万六千八百块的无证租赁的款也要把你们送上法庭。

:那他起诉的理由是什么,他有告诉你吗?

站长:就是告你们履行合同,把合同规定的剩下的6个月住完。

:那行吧。你们的工作也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谢谢你这段时间为我们作的各种努力,为我们听的冤枉话。马上我就再联系律师,明天我就先去起诉他!多谢您!

老公what’s going on? what did the owner say?

he spit on the floor but  now he is licking it back up

老公why ? how much more crazier can he be? call the leader to ask him how much more money he wants? we can give the son of the bitch more money!

 

                                 三  希望之门

时间2009923日上午

地点:出租屋

人物:表弟,老公和我

事件:(我打电话给福田人民法院,领事馆推荐的律师后,然后拨通了表弟的电话)

:竞,看来只有走法律途径了。房东把吐再地上的口水又舔回去了,扣押金5000再多给5000都不行。我们要么切碎东西走人,要么就起诉。

表弟:一声长叹然后长时间的沉默。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会说服“钙片”上法庭的。(老公自称nice guy,所以亲戚朋友都叫他“钙片”,他很享受被这样称呼。)

(手机响起)

租赁所:大姐,请你们马上到我们办公室来一下,有些新的动向需要你们的配合。

:好的,我们15分钟后就到。

租赁所:(15分钟之后,一进租赁所的大门,周主任就语气坚定地)虽然房东又反了悔,并且又不再接听电话,但我们知道他的住所。所以请你翻译给你的先生,在我们的国家,我们除了法律体系,还有行政力量。我们不可能让一个空喊起诉的人就这么把这种状况持续下去的。所以我们明天会上门和他讲清楚,要么起诉,要么就按先前提出的条件履行自己的承诺给你们放行。请明天在家里等我们的电话。

我们:非常感谢!感谢你理解我们的困惑,无私地帮助我们(想请他们吃一顿饭,所有的人异口同声地谢绝)。明天我们会在屋子里等着你们的安排的。

 

                                 四   箭在弦上

时间2009924

地点:住所

人物:福田房屋租赁局领导,梅林租赁领导,派出所干警,社区办站长,管理处主管和我们

事件:(以对话展现)

:(9点钟,打租赁所电话)周主任,我们已找齐了我们所有物品的发票,它们可以证明这些东西都是属于我们的。

主任:好的,把它们全都复印出来。

:(对朋友唐唐):那倒楼下摄影店帮我全部复印出来,我得在家守电话。

唐唐:(数了张数,然后直奔楼下,10分钟左右返回)

:(10点刚过,接到社区办电话)好,马上到。

租赁局科长:(社区办会议室)我们已经和房东谈了,现在有他母亲代表他处理这件事。一会儿再给她5000元钱,现在你们马上打电话联系车,等清点完清单上的物品,你们就开始搬,不要给任何人反悔的机会,搬得越快越好。再就是不管老太太说什么,不要回话。你们现在马上回去准备,我们去他家里找房东母亲过来。

我们:太感谢了,我们这就打搬运公司的电话要车。请吴主管叫管理处的工人过去查看三个表,算出我们应该付的煤气水电费。

 

 

                               五  逃出生天

时间2009924日上午近11

地点:租住屋

人物:区租赁局的2位领导,租赁所的一位年轻小弟,社区办的林副站长,管理处的吴主管

事件:

我们:(打电话给了搬运公司,答应师傅们吃完饭就出发;朋友唐唐留下一张货车司机的卡片后回去上课了;表弟和他怀孕6个月的妻子在赶过来的路上)

房东母亲:(在“人物”里涉及到的各位的“簇拥”下款款到来,见到我们后)你们这是碰到了好说话的人,要是碰到别人,哼!到处告我儿子,他是非常要面子的人,被你们搞成这个样子,哼!

领导们:(瞄着我们,对房东妈唯唯诺诺)是是是,现在事情都过了,您就帮忙给办了算了。(冲着我)你看,那些东西是房东的,就按照清单指出来,让大家看一下。(对租赁所的小弟)你呢,点一样,你就勾一样,完了就签字确认。

:(因为基本都是固定在墙上的东西而当初中介登记时不是按顺序的,所以我得按清单上的内容几个屋里来回走,指认,10分钟左右点完。)

领导:(对房东妈)好了,您刚才也检查过了,现在就请在这里签字确认一下。

房东妈:我看了有用吗?合同又不是我签的。

领导:他已经在电话上委托过您,并且我们当着您的面已经和您儿子沟通好的,您是可以全权代表他的。

房东妈:我今天没戴眼镜,看不清,怎么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租赁所小弟:那我就念给您听。(念完后)您看,就是这些对吧?签上您的名字,写上一个“代”字就可以了

房东妈:是这些,可是我怕签了他回来吼我,我儿子经常吼我的。(边说边写)这个“代”字我是不会写的。

领导:儿子不管多大,永远都是妈的宝,他不会吼您的。(对我)快点把5000块钱点好,马上就写个收条给你。

:(先点应付的费用,等房东妈写收条,再点5000块)

房东妈:(边写收条边说):这些事从来都是我管的,我老公是个书呆子,他叫某某某,你们不知道吗?是个专家。(领导们谁也没听说过但都点头应和:对对对)我的三个孩子都是我一手培养的,他们的爸爸在他们小的时候就知道打他们。所以呢,我的这个儿子也经常打他的孩子,还有老婆,噢,他没有老婆,我儿子离婚了(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写了5000元的收据)我就不点了(对一位领导)你都帮我点过了。就这样了,我走了,一会儿叫管理处的人来查房就行了。

领导:好好好。搬完了,他们会帮您收拾干净的。(领导们一直故意“吼着吩咐”我,拍着房东妈的马屁,真是难为了他们。虽然他们看不到我的博文,我还是要在这里谢谢他们,祝福他们!)

房东妈:(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和老公:(不停地谢领导们,可说来说去就是两个字“谢谢”。)

领导们:不耽误了,赶快收。当心别人改主意。走得越快越好。你们赶紧动手吧,我们走了。

 

后记

    正在搬的过程中,房东把电话打到了社区办,说还是想起诉,想从广州往回赶来阻拦我们,让站长最好别让我们走。社区办的站长和他慢慢聊,不管他说什么那位站长都听着,应着,计算着我们的进度,觉得差不多了,放了电话,逃出了办公室。之后房东又打了三次站长办公室的电话,可谁也没敢接。我们的两个车只拉走了木质的家具,送给我表弟电器和其它物品还有两个车载装,这时租赁所领导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叫我们快速离开,他们又接到了电话。好在六个吃苦耐劳的四川搬家师傅手疾眼快,所以到四点钟的时候,剩下的两台车冒着青烟地扬长而去。之后等帮我们做事的阿姨前来结账后,又等管理处的小徐来关门、交钥匙。他“恭喜”我们遇到那样的房东等于中了比500万还高的大奖,然后他帮我们把4个旅行箱送到了地下室。我跑出去,叫了的士,直奔酒店。原本368一天的酒店因为我们住8天而打折到了248元一天,屋子不大,但很温馨。

吃晚饭时,老公让我想出一个最能表达我们心意的方式,以此感谢以上提到的各位领导。我灵机一动,想出了送锦旗的形式,于是就有了我放在博客的“相册”里照片中的记录的这些场面。在想感谢词的时候,老公说一定做到又要表达感激之情,又要让那些“官员”感到“自在”所以我们就采用了这样的中英文对照:

                  thanks for your help

                       

                china son-in law donald

                中国    女婿    唐纳德

我告诉老公,如果英文用“can’t thank you enough”应该和中文更对应,他坚决不答应,理由是:i hate “can’t”. these days we went here and there. everybody felt sorry for us but can’t do anything to fix it. plus i am an american, american, not american’t. so let’s just avoid using can’t. always remember not to give up, you can make it!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