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公司,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8-11-01 14:46:59

  以前搬家,求亲靠友,诸多不便;现在搬家,打个电话,工人上门,省时省力。但就是这曾为市民带来诸多方便的搬家公司,如今却让市民生出许多苦恼。搬家企业也一肚子苦水:成本上涨、利润锐减、雇主与工人矛盾升级……

  面对诸多羁绊哈尔滨市搬家业健康发展的因素,哈尔滨市搬家企业如何在困境中突围?据了解,目前,哈尔滨市搬家商会修订中的《哈尔滨市搬家服务技术标准》已六易其稿,这是国内搬家行业的首部规定。

  1992年,哈尔滨第一家专业搬家公司成立,从此百姓搬家告别了求亲靠友的局面。随后哈尔滨市搬家企业呈井喷式发展,鼎盛时期多达上百家。

  行业的发展壮大给市民带来方便的同时,也暴露出诸多问题。许多市民反映在乔迁之喜时常因搬家公司惹上一肚子气,让喜悦的心情大打折扣。为了解目前哈尔滨市搬家公司的服务质量,记者调查采访了一些市民和几家搬家企业,发现里面确实存在很多问题。

  a 收费不一:乱

  记者以搬家为由,向多家搬家公司预约搬家业务。根据记者所提供的路线、楼层和物品,搬家公司给出的价格也不尽相同。有的给出200元/车、有的给出150元/车(大件另算)、有的给出180元/车。有的搬家公司询问非常详细,有的公司却什么都不问。据了解,一般搬钢琴、双门冰箱、“大背投”等超大型物品要加收费用,各家给出的价格也不一样。搬普通钢琴,最高的要加收200元,最少的加收100元;搬对开门冰箱,最高加收80元,最少加收30元。还有一些另加的费用,如楼层费,车子不能停到楼下的,10米以内一个价,10米以外又一个价。

  事实上,这些细节问题很容易产生纠纷。目前搬家公司报价参差不齐且报价体系比较混乱,一些公司表面上报价很低,但是往往会在家具的拆装、车辆进出道路情况、家具的大小等方面另外设置价格。

  b 不签合同:险

  市民张先生反映,近日他要搬家,找了一家搬家公司。本来说好当天上午来给搬家,可直到下午搬家人员才赶到约定地点。搬家时,搬家人员把东西弄得乱七八糟,还把沙发给颠坏了。由于事先没和搬家公司签书面合同,张先生只好不了了之。记者拨打了十多家搬家公司的电话,竟然没有一家与用户在搬家前签订合同。有的搬家公司员工说:“我们开搬家公司十多年了,从没与客户签过合同,工人装车、卸东西、收钱都是一次性买卖。”据了解,哈市绝大多数市民在搬家时都不与搬家公司签合同,致使在搬家过程中出现纠纷也无法讨说法。

  c “草台班子”:悬

  市民张大爷搬家时,提前约好的搬家公司到了现场却以沙发太大、东西太多为由说“搬不了”,开车走人。无奈之下,张大爷只好再打电话现找一家大型的搬家公司来。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那些搬家人员根本就不是约好的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这家搬家公司只是打着搬家公司的旗号,联系搬家业务,然后再把这些业务租给别人。这些搬家公司不具备搬家的硬件,却能大张旗鼓地揽活儿。由于“拼缝”公司的存在,哈尔滨搬家行业商会提醒市民,应到商会注册的57家企业中选择。

  记者从省消费者协会了解到,根据近几年来投诉案例分析,一般情况都是搬家公司把高档家具碰坏、搬家工人现场抬价、搬家过程中丢失物品等,但大部分因缺乏足够证据很难索赔。律师建议,消费者务必在搬家前与搬家公司签订书面合同,而且合同中要明确东西的名称、数量及价格,特别是要对赔偿问题进行详细约定。同时要保管好相关证据,以免出现纠纷后举证困难。

  一根小绳就能固定一摞箱子,这就是搬家工人的本事。

  解决之路:升级服务水准规范技术标准

  如何平衡搬家工人和公司之间的利益天平,是每一个搬家公司决策层面临的课题。在这个经济循环体中,回馈工人搬家公司需要利益让步,这种平衡不是凭一时良心发现,它更需要在制度设计上有所突破。而从根本上解决搬家公司利益分配链条,让这个利益共同体共存共荣,则需要开辟一条“复活”搬家经济的新途径。

  “哈尔滨搬家行业是应该立法来规范了。”哈尔滨都乐搬家公司董事长滕戎这样说。占据哈尔滨搬家市场三分之一份额的都乐搬家公司旗下有7个分公司、100多台车辆,严格的管理制度、健全的保障机制都没有阻挡其亏损的步伐。去年,由于公司扩张的速度过快,车辆、油料、管理、折旧等费用上升等因素,让精于管理的滕戎第一次出现了亏损。他告诉记者,此前搬家公司利润空间在10%左右,可随着工人工资、油价上涨等因素,公司利润几乎为零。如何扩展搬家公司的利润空间,让工人小费成为阳光下的利润,已成为搬家企业首要考虑的问题。

  据介绍,解决这个问题,沈阳一家搬家公司的做法值得借鉴,就是与工人利润分成,而哈尔滨搬家企业具体的介入方式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此外,为雇主提供包装、清洁、杀虫等增值服务项目也是搬家公司新利润来源的一部分。

  目前,《哈尔滨市搬家服务技术标准》已经六易其稿,哈尔滨市搬家商会决定从技术层面解决搬家企业所面临的困境。对于这个借鉴了国内发达城市和国外行业标准的“新生儿”,哈尔滨市搬家商会会长张大秋倾注了很大心血。他说,“目前整个行业的不景气或许是搬家服务业自身升级提档的最好时机,哈埠搬家服务业经过这一轮的洗牌,幸存下来的将是服务质量最好、管理水平最高的搬家企业。”据介绍,这个标准将解决几个问题,首先是让消费者明确服务内容。主要包括两方面,最低服务和可选择服务,让客户明确不同的价格有不同的服务方式,搬家企业按照实际发生的工作量按劳取酬,这样可以解决与客户在电话沟通时产生的矛盾。三是有固定的搬家合同样本,明确赔偿责任,一旦出现事故,有章可寻。三是规范搬家企业的服务方式。《哈尔滨市搬家服务技术标准》就是要搭建一个法律平台,从制度设计上解决矛盾。

  哈尔滨市有多少搬家工人,他们的生存状况如何?带着这些疑问记者与他们零距离接触。

  搬家工人的心声:“我们更需要雇主的理解”

  他们一步一台阶,每天背着家具和货物上上下下;他们的工作是体力活,但也需要一定的技巧;他们大都来自农村,为这个城市默默工作着———这就是哈尔滨市的搬家工人。多数情况下,他们由公司统一安排与工友们同吃同住,没有固定的假期,只要身体允许,无论严冬还是酷暑,每天他们都会拖着疲倦的身体出勤……

  ▲“搬家工人只靠蛮力不行更需要巧劲”

  今年44岁的鲍贵来自木兰县农村,别看他个子不高也不壮,但是在城里当搬家工人却已经有八个年头了,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他几乎天天在和家具、货物等打交道。“有时候公司生意好,一天内最多要搬10多户人家,平常的时候一天差不多也要搬4户左右……”鲍师傅告诉记者,自己一没有学历,二没有过硬的一技之长,还好农家汉子有力气,当搬家工人凭力气挣钱,再累再苦自己都能承受。个性开朗的鲍师傅告诉记者,10多年前,鲍师傅就来到哈尔滨打工,刚开始接触搬家工人这一行时,只觉得这个是劳力活,不用日晒雨淋总比在建筑工地上做临时工强。可真正成为一名职业搬家工人,才发现这个工作仅靠蛮力是不够的,更需要巧劲。“我一个人最多可以背起200多斤的东西,遇到楼梯窄了背着大柜子过转角就很需要技巧,别人请了你搬家不只是把东西给人搬过去,而且还要保持家用电器、家具等物品的完好无损,刚开始我还是摸不着门道,不过后来慢慢地摸索掌握窍门就好了……”鲍师傅表示,在搬家的时候遇到钢琴是最考手艺的事,首先钢琴是“秀气货”,其次一般型号的钢琴重约500斤左右,往往需要四到五人齐心协力才能完成。

  ▲“每月千余元收入我很知足”

  “当搬家工人的确很累,可是每个月能有一千多块的收入,这比在家种地强多了,工作和生活都和工友们在一起,大家开开心心的,日子过得很充实。”“搬运家具越来越贵重,搬运的难度也在加大,所以,这些年搬家公司的搬运技术也在不断改进。”哈尔滨省心搬家公司工人王亮说。

  王亮说,要讲搬运技术,还真得说是刚有搬家公司时的搬运工最好,因为那时的家具都是不能拆装的,楼道又窄,一件家具搬下来左转右折地找角度,非常困难。那时搬家用的是敞篷车,百姓家的东西比较旧,三开门衣柜是一体的,还有煤、水缸、咸菜坛子等,很重。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衣柜可以拆卸,搬家时就几包衣服,几箱书,电器、锅碗瓢盆全买新的。如今搬家公司的车只有原来容积的一半,而且有时还装不满一车,其实搬家工的活儿已越来越轻了。

  “现在的家具能拆装了,而且设计时都考虑到入户的问题,但是东西贵了,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弄坏一点我们也赔不起,所以对我们的要求也高了。”王亮说。据他介绍,他们现在都有专用的“工具”,最常见的就是“片带”。这种工具出现在2005年前后,就是一条非常结实的帆布带,用的时候顶到脑袋上,把它捆绑在家具三分之二的位置上,搬起来非常省力。除此而外,还有特制的沙发套和钢琴套。王亮说:“以前我们搬钢琴都是是四个人抠着底儿,非常别扭,现在我们搬得多了找到了窍门,用钢琴套套住之后再搬非常省力。”

  ▲“帮客户安顿好新家我也很高兴”

  由于公司包吃住,所以肖华平时没什么开销,活儿多的时候,他们一天要搬五六户,根据客户家的远近决定早上出发的时间。早的时候要凌晨4点就出发,一个活能赚个15—20块。可有的时候运气就没那么好了,有的客户临时决定不搬也不通知公司,他们到了只能吃闭门羹,他们曾在一天内被连放空两次。等他们打电话回公司,公司每次都会花好长时间进行协调,而他们只能躲在绿阴下等待,盼望接到下一个单子。

  搬大橱柜、钢琴等,需要更多的技巧。刚开始,肖华不会什么技巧,白白费了很多力气,也搬不动什么东西,有几次都把手磨破了。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自己慢慢地摸索。“说实话,搬重东西不可能不累,关键是掌握技巧。现在,每天下来,都会累得直喘气,胳膊有时候发酸,但是毕竟帮别人把家搬好了,我的心里也挺高兴的。”肖华笑笑说。

  “有的人家还好,很尊重我们,给我们递烟倒水的,公司规定不能在人家里逗留,我们一般对人家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就赶紧走。可有的人家就盯我们很紧,生怕我们偷走什么东西,还有的说:‘让那些盲流进卧室,别把地板踩坏了,那可是实木的,踩坏了赔得起吗!’说实在的,我们公司培训时都要求我们穿上鞋套才进客户家,我们就是进了客户家,也是小心尽心保护家具和客户家里的东西。有时不慎损坏了东西,肯定会照价赔偿。用‘盲流’说我们很难听,我们心里接受不了。别人可以不理解我们搬家工,但总不能骂我们吧,我们不偷不抢,靠力气挣钱,没啥让人瞧不起的!”说到这里,肖华忿忿不平。

  ▲工人“讨赏钱”也很无奈

  对于讨赏钱的做法,一个搬家工人告诉记者,他们要小费也是无奈之举。他说:“我们是出苦力的,按一车180元算,其中24%是给我们的,4个人一分,每人还不到11块钱,一份活儿起码要搬两三个小时。如果碰上大方的用户,见我们累,给加点钱,大家都高兴。如果碰上小气的用户,我们装车就装松点,搬一半时告诉他装不下,他不得不再加一车。这样平均下来,一个人还能多收入十块八块的。”据了解,收取小费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潜规则,一位工人告诉记者:差不多每月都有500多元的隐性收入,这也是目前一些大搬家公司利润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

  与十年前相比,这些搬家工人的生活待遇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哈尔滨都乐搬家公司记者看到,8人合住的房间还有热水可以洗澡,甚至有专职的卫生员为其洗衣服,专职的厨师做饭,尽管是简单的菜饭,但毕竟解决了单身汉的肚子问题。

  搬家靠力气,非常辛苦,现在能吃苦的人越来越少,小伙子都愿意当服务员、送货员。而过了40岁,搬搬扛扛的活儿有些人还真干不了。此外,因为农民工对工薪的期望值过高,认为这样的体力活儿月薪至少2000元以上。但这样的价儿,公司的成本增加太大,根本支付不起。于是,搬家工人出现了断层,严重的“青黄不接”让搬家企业头痛不已。一家搬家公司的老板说:“造成目前搬家工人待遇低,最主要的还是恶性竞争的恶果。搬家行业规范时,工人的待遇还是比较好的,热了有清凉饮料给他们解暑,冷了有棉被发给他们,生意好时,还有奖金。但现在公司想给都给不了。”

  “搬家行业近六成的工人都是流动的。”都乐搬家公司经理说,有的工人今天在这家干活因为手脚不干净或与客人发生争执,被开除了,明天就到另外一家公司重新上班。也许有人会说,工人工资低,就在搬家费上提些价,来补偿搬运工,用高工资、好待遇留住他们。但是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搬运工一个月保底工资是1000元,一个工人按每天搬两趟计,一天赚40元钱。而在建筑工地,一个杂工每天都能赚50元钱,有点技术的建筑工人每天可以赚到90元钱,再高些的可以赚100多元。所以很多工人宁愿去工地,也不愿意去搬家。再加上搬家虽说是个体力活,但也需要技术和耐力,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得了搬家工。

  案例一 约好时间却不守时

  提起日前找搬家公司搬家的事,市民王女士气就不打一处来,“嘴上说得倒挺好,可实际做起来却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骗人。”

  王女士说,4月1日,她通过广告找到一家搬家公司,定好4月4日上午11点搬家。“可左等右等就是没人来,我们打了五六次电话,负责人说司机在外面忙,一会儿就能过去。我们要来司机的电话,他说半个小时就能到。可一直等到下午2点多也没人来。后来催得不耐烦,干脆就说‘忙,来不了’,一句话把我们打发了,为了搬家我们早早就把东西收拾起来,他们也太不负责任了。”

  案例二 搬完家后手机不见

  小张父母要从老房子里搬出来,因为东西多,便找了搬家公司。在搬家过程中,小张发现工人左看右看,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搬完家后,工人们便急着结账要走。

  “我当时没多想就给他们结了账。他们刚走,我就发现放到桌子上的手机不见了。”小张赶紧打电话给搬家公司,可是他们说给调查一下,后来再打电话,对方干脆就不接了。小张这才意识到,他连搬家公司的位置都不知道,憋了一肚子气,还拿不出证据证明是搬家公司的人拿的,只得自认倒霉。

  案例三 衣柜摔坏不予赔偿

  “五一”期间,市民小李准备从大安街搬家到南岗开发区,找到一家搬家公司,双方谈定收费150元。东西马上要搬进新居,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两个搬家工人在三楼楼梯转弯处,把一仿红木衣柜给拦腰摔断了。那衣柜是小李刚买不久的,花了1200多元。小李让搬家公司全价赔偿,搬家公司却称事先没说摔坏东西要赔偿。双方僵持了半天,最后达成的结果是搬家公司不收搬家费。面对这种结果,小李很不甘心,搬家工人们也觉得很亏。

  案例四 不给小费不干活

  郭女士与搬家公司预约服务。电话里双方讲明了搬家路线、楼层和多少家具等内容,谈妥价格是180元/车。但3个工人一进郭女士家,就抱怨要搬的东西太多,楼层太高。搬家工人还表示一车装不下,电视、冰箱都大,书也多,都得加钱。郭女士说:“我家的冰箱和电视都是普通的,并不超大,书也是事先讲好的,按规定是不应加钱的。”工人见郭女士了解“行规”,就表示:“行,再加60元钱,肯定给你好好摆摆,也许能装下。不加钱,肯定是装不下,就得再来一车,你再付180元。”郭女士无奈选择了“加60元”这一“方案”。郭女士说,如果确实东西多装不下,多花钱也就罢了,明明能装下,却硬是不好好装,这样要钱有“敲诈”之嫌。

  投诉案例

  业内人士建议:岗前培训、事前约定保障双方利益

  在快速变化的城市格局中,搬家行业该如何做大做好这块蛋糕,如何进一步规范服务以适应城市发展需要和市民需求,哈尔滨都乐搬家公司董事长滕戎提出了几点建议。

  建议一:针对搬家行业的现状,消费者在搬家前和搬家人员应签订必要的协议,规定好损坏东西的赔偿条款,这样才能在发生纠纷时提供赔偿的依据。

  建议二:在广州等大城市,凡是进入正规搬家公司的搬运工,都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上岗培训,培训内容主要是一些搬运的技能,培训合格后才可以工作。在其他发达城市,当地的服务业协会甚至推出搬家工佩戴一星、二星、三星的“服务等级”上岗,市民可按“点菜”方式选择不同等级、不同收费标准的搬家服务,这些哈尔滨市都可以借鉴过来。

  搬家公司的出现,方便了市民生活,但因其行业内存在的问题,也徒增了很多人的烦恼。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