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五次搬家,记载了我生活的变迁

2019-01-09 08:48:40

  20年,弹指一挥间。

  20年前,我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哪怕只有20平方米能栖身就行。然而,这20年间,我却搬了五次家。

  现在,我居住着200多平方米的住房,过去连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如今成为事实。

     1986年区划后,我市决定筹办《漯河报》,我从县里调到市区工作。当时漯河报社总共有十来个人,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后来,“八国联军”八个单位住党校。当时,单位办公还需要租房,个人住房只能投亲靠友自己解决。幸好,我爱人在市郊一所中学教书,结婚时学校分给一间8平方米的简易公房,一张床占去大半。房子虽小,但毕竟是第一次有了栖身之所。为了节约空间,用一个废桶作了一个可移动的蜂窝煤火,那是我们做饭和取暖惟一的依赖。晚上怕被偷走,只好掂到屋内,有一次险些煤气中毒。

  我的第一次搬家要感谢女儿的降生。有了千金后,需要母亲来看护,8平方米的住房怎能容下四口之家?所以学校领导把闲置的教室腾出两间让我们居住。住房大了,但屋顶总是漏雨漏雪,可谓四面通风、八下透气。住这样的房子有一个好处:不担心煤气中毒。每当下雪,一夜下来,屋内准有几堆白雪,被子潮湿,几乎可以挤出水来。为此,我爱人浑身出痒疙瘩,痒得难忍,只得抓着大把盐巴使劲往腿上、身上猛搓,弄得浑身红肿。遇见晴天,必须晒被。有一次,母亲为晒被在椅子上不慎摔下来,脊柱骨折,家里来人又没住处,只好送回老家,母亲半年卧床不起,这件事成了我这个不孝之子的终生遗憾。

  1987年,随着市委大楼的落成(现在的市检察院),报社也从市委党校搬到市委家属院8号楼办公。因上班太远,只好在干河陈租了两间草房居住。天一下雨,屋外淅淅沥沥,屋里滴滴答答,好不热闹,我只好买来五六个搪瓷脸盆接雨。租住的房屋因年久失修,房草生了肥胖的虫子,不时落在床上。为了防备落下虫子我在床顶绕上绳子,放上报纸,算是顶棚。谁知顶棚上竟然成了老鼠厮杀争斗的场所,有一天午夜,女儿被掉下的老鼠吓破了胆,好几天发烧不止,害得母亲天天为她喊魂……

  1989年,沙北建设已见雏形,我分到了33号楼一居室30多平方米的房子。搬家时我特意放了一挂鞭炮。30多平方米,毕竟比漏雨的住房好太多了,有厕所,有厨房,出门就是柏油马路。这样的环境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1992年,我单位第一栋家属楼竣工。我分到二楼70多平方米的三室一厅住房,比原住房大了一倍。买来了一套组合柜,我自己也认为这是我希望中的真正的家。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住房几年后又过时了,我又有了换房子的念头。

  1997年,随着房改政策的落实,福利分房成了历史。我购了一套近200平方米的住房,这当然比70平方米的住房更加宽敞,有了书房、彩电、电脑。现在可以说这才是个真正的家。

  几次搬家,记载了我生活的变迁,也将成为我心中的永恒记忆。

京ICP备17055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