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挣5元无怨无悔 搬家工:叫声“师傅”就满足

2018-12-03 11:31:46

 3月29日,长沙城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薄雾。上午9时许,记者按事先的约定来到开福区菊隐园小区,永发搬家公司的一台车牌号为湘a54304的大货车已停在居民楼前。

  四五个人在忙碌着。就要乔迁新居的谭先生高兴地说:“有了搬家公司真是方便,花上100多元钱,不用自己动手,也不用麻烦亲戚朋友,就啥事都解决了。”

  穿件黑色夹克的谭铁军是这个搬家工小组的组长兼司机。他向记者介绍,组里的4个搬家工,有3人来自双峰县农村,1人来自常德西湖农场。永发搬家公司共有4个搬家小组,而省城以农民工为主体的搬家公司有六七十家之多。

  很快,家具装完了,记者与大伙爬上车厢。健谈的李贤球透露了他们的收入:“长沙搬运市场竞争很激烈,公司为了揽活,不得不压低价格,现在市内搬运一车家具才收100多元钱,除了公司的,我们一个人一趟只能挣5元钱。一般一天能搬4家,整个算下来,一个月也就是六七百元。”

  20分钟后,汽车开进了芙蓉区付家湾小区,停在e座32栋,谭先生的新居在6楼。24岁的罗方华第一个跳下车,放下车厢后挡板:“我先来,背大米”。罗方华站个马步,半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从驾驶室出来的谭铁军爬上车厢,给罗方华“上肩”。一袋、两袋……10公斤一袋的大米在罗方华肩膀上共压了5袋,足有两尺高。罗方华深吸口气,“嘿”地一声站了起来,同时两手飞快地一齐上举,在空中划条弧线,在头顶上交叉相握,紧紧地环扣着米袋不让下滑。与此同时,他已抬腿向前,进了楼道,快得让一旁的摄影记者连镜头盖都来不及打开。

  这趟活中大件家具不多,块头最大的就是一个2米多长的木制沙发。34岁经验最丰富的罗双华把沙发扛在肩上,一点一点地移动着,走到楼梯拐弯处时,狭窄的楼道让他失去了平衡。为了不蹭掉沙发上的油漆,情急之下罗师傅把自己的右手垫在沙发与墙壁中间。沙发的油漆保住了,罗师傅的右手却被硬生生地蹭掉一层皮,渗出了血丝。

  罗师傅说,如果搬运中碰坏了家具、电器等物品,赔偿是搬运工自己掏腰包,他们一天才挣20多块钱,怎么赔得起?所以每次他们都是小心翼翼,特别是有的能进电梯的大件家具,他们事先都用报纸或塑料袋包好四角,生怕碰损家具、刮坏电梯。

  年龄最小的胡庭斌,一脸的稚气,记者和他开玩笑:“这么小,是不是童工?”胡庭斌一下子急了,还拿出了身份证:“看,今年18岁了。刚开始,我年轻,还真不会搬,尤其是大冰箱,光溜溜的没有着力的地方,总是有劲使不上。慢慢地我也摸出了一点门道,先要蹲下身子,用背靠住冰箱的一面,然后用手抓住侧面的两个棱,再用劲慢慢站起来,冰箱就压在我的背上了,我再把它背下楼去。”说着,他还夸张地蹲下身子给记者做了一个示范,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快乐在空气中荡漾。

  一个小时后,家具基本搬完了,热情的女主人给搬家工买来了矿泉水。罗双华大口大口地喝着水说,他每个月只给自己留100元,剩下的钱全部寄回家。春节回了趟家,他返城后一直把全家福的照片压在枕头底下,睡觉前总要仔细看看。老罗眼中闪着泪花:“我只想让儿子多读点书。为了他们娘俩,再苦再累也值得!”

  记者跟着楼上楼下跑了两趟,就有些喘气了,但4位师傅每人负重爬了10趟楼,却都说今天这趟活没有大件,很轻松。记者粗略估算了一下,不算把家具从旧家搬下楼,搬家工负重几十公斤爬一趟6层楼,所得不过几角钱。

  搬家工做的是力气活,辛苦并不在乎,但他们对一些刺人的言语很伤心。一次,在北国风光小区上楼时,他们不小心碰着了正在下楼的居民,对方张口就是“乡巴佬,瞎了眼……”李贤球说,他们搬家工只希望多一点尊重,叫他们一声“师傅”,就很满足了。

  (稿源:湖南日报)

京ICP备17055396号